在办理客户的案件中,无论大小,我都取得了骄人的业绩。无论是单独办案,还是在欧美大型律所执业生涯中,我都取得了非凡的业绩。(请注意,以往的业绩很显然不是未来成果的保证或预测。)

我最近……

……代表中国一家在全球果汁行业领先的公司,在美国处理多起按照《联 合国货物买卖公约》做出的价值7,000万美元的仲裁及诉讼判决,并修改公司的 格式合同,使其为客户提供更清晰、更有利的条款……

……领导一个美国和丹麦律师组成的团队,代表一家将美国分公司业务卖给一个经理人集团的全球丹麦公司处理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复杂交易并在短时间之内未超预算而完成交易……

……代表两家美国再投保人在一起标 2,500万美元 的国际仲裁中,处理针对一家是斯堪的纳维亚公司的员工补偿及伤残索赔事宜……

……在纽约最高法院代表一家著名的公关公司因员工怀孕而与其解除劳动合同而被诉将近一百万美元索赔一案中,罕见赢得简易判决胜利……

……为在家美国领先的银行管理的房地产投资基金中拥有有限合伙权益的两家境外养老金争取到条件非常有利的诉前和解协议,未经诉讼而为客户赢得接近500万美元……

……成功为客户赢得在针对纽约上诉法院因受托人疏忽违反信托责任从而限制其支付损害赔偿额度的意见书而提出的反对简易判决诉讼中的首次并且显然唯一的例外,争取到条件对客户极其有利的和解协议(参见Williams v. J.P. Morgan & Co., 296 F. Supp. 2d 453 (S.D.N.Y. 2003)……

……在纽约最高法院赢得简易判决,上诉时即确认,判决认为一家房地产投资公司没有义务向贷款人还款,该贷款人为客户的管理人员在没有实际或明显授权的情况下进行欺诈,所以否决了贷款人索赔80万美元的诉求(参见 Kingsland Group, Inc. v. 56 East 87th Units Corp., 815 N.Y.S.2d 576 (App. Div. 1st Dept. 2006))……

……代表外国投资者集团在纽约最高法院及联邦地区法院就《反有组织犯罪及腐化组织法》相关案件起诉一家大型瑞士银行、两家律师事务所和大批个人,在经历了多起预审胜利和漫长调解过程后达成多项相互关联、错综复杂、牵涉多方的庭外和解中,为客户赢得数百万美元的预期利润……

……在曼哈顿的Chelsea Piers Sports Complex的所有人与一位知名租户之间的备受争议、案情复杂的诉讼中,赢得多起预审判决和两起上诉胜利参见 Pier 59 Studios L.P. v. Chelsea Piers L.P., 811 N.Y.S.2d 24(App. Div. 1st Dept. 2006)  Pier 59 Studios L.P. v. Chelsea Piers L.P., 796 N.Y.S.2d 92 (App. Div. 1st Dept. 2005)……

在五名共同被告在类似的诉讼中均以失败告终后,在加州高等法院为一家大型保险公司在加州最大的公用设施企业主张的证据掠夺诉讼中赢得简易判决胜利,完全否决了2000万美元的索赔诉讼。